一只奶糕

泽海鲸鱼:

很快
二凤就要被润玉气的吐血了
很快
我也要被润玉气的吐血了😒

『野尘·少年时』(2) (R18)

被屏蔽了...重发一次

※卡肉预警

北宇哥哥的喉结! 脖子! 我死了

『野尘·少年时』 (1)

 ※私设如山 请勿当真,就当小甜饼服用

天色已渐沉。

  落日坠得见不得底,只余一缕微光悠悠地将远方天山交界处染成一片血红。南淮城中已有几户人家亮起了暖黄的灯火,和着微凉的风,吹散了午时大地残遗的余温。
   抚上通体朱漆的栏杆,一排大雁在宫城上方盘旋而去,阿苏勒的思绪随之飘向了遥远的北陆,听见了草原飒爽的风,奔腾的马,牛羊,大鹰,大合萨,明火中温暖的大帐,和阿爸浑厚的嗓音...

  东陆什么都有,偏偏没有他想要的。

  “阿苏勒!”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阿苏勒连忙敛下眼底的忧郁,重新换上了一如既往的温润和熙,回头一抬眸,便看见黑衣少年握着枪在远远的向他招手。
   许是刚练完枪,姬野的脸微微潮红,檐下挂着的灯笼映在少年纯黑的瞳孔,冷硬的眉目便更显得柔和了几分,缥缈的花火中那人笑魇明朗的样子杂着少年特有的咸湿汗味直直撞向了他的心房。

  “噗通”。

   他听到自己的心说。

  姬野看阿苏勒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他,以为出什么事了,慌忙抽身快步走到他跟前,仔细地看着,终于在眼底捕捉到了一丝愁绪和无措,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天知道他多么想伸手抚平少年那秀气的眉,把他瘦弱的身躯紧紧地拥进怀里,在他眉间落下一个吻,用自己健硕的身躯为他挡下所有的流言蜚语,为他摆平所有烦恼...而他也这么做了...第一步。

  半晌,两人都愣了。阿苏勒眉间好似仍停留着姬野指腹粗糙温暖的质感,而阿苏勒皮肤的触感也使得姬野咽了咽口水,耳际迅速漫上了可疑的红晕。
  姬野的手就这么停在了半空,提也不是,放也不是;气氛一时变得莫名暧昧而又尴尬。

  “姬野,阿苏勒! 太傅说该去吃晚膳啦!” 一声嘹亮的呼喊带着空中飞扬的金色发丝划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姬野讪讪地收回手,不知该如何放置才好。倒是阿苏勒面色如常地撇下姬野,大步向金发少女走去。

  如果忽略他红得跟远处夕阳一般颜色的耳尖的话。

  整顿饭都吃得魂不守舍,两人都互相偷瞄着对方,直到一个不小心两人的眼神撞在了一起。这本来没什么的,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阿苏勒的嘴角沾上了一颗莹白的米粒,偏偏正主还不知道,触电般低下头,慌忙地往嘴里扒着饭。

  如果再次忽略红透了的耳根的话。
 
  阿苏勒水汪汪的眼睛被目帘遮住,细密的长睫在双颊处投下好看的阴影,殷红的嘴唇饱满而水润,耳尖更是薄得透明,使得那粉嫩的耳尖红得愈发明显。

   姬野不可抑制地勾了勾嘴角。

  “阿苏勒。”

   “怎么了?”
  把头抬高了些,却发现所有人都放下了筷子,带着笑意看着他。
 
  “嘴边有饭粒。”
  话音刚落,膳堂里就爆发出几声压抑善意的低笑。

  阿苏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红到了头发尖儿,深深埋下了头,躬起背,只露出一头微乱的发和两只通红的耳尖,活像一只小虾米。要不是现在正值七月,要是更寒冷些,说不定还能看见少年头顶升腾起的股股白烟。
 
  阿苏勒连忙把嘴边胡乱一抹,把米粒用纸包好,想到自己的狼狈样,更觉此地不宜久留,特别是...特别是这副囧样还被自己的意中人看了个清清楚楚...看着碗里也没什么东西了,直起身来,连礼都忘了行,就匆匆离去了。

  姬野并没有预料到事情会是这般模样,正欲起身追赶,不想被羽然拉着在耳边说了句话,耳朵又可疑地烧了起来,眼神愈发坚定,向大伙告了个辞,便也往阿苏勒走的方向走去,留下了一室嘘声,口哨声...

  其实吧,大伙儿不是不知道。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他俩在那里黏黏糊糊的纠缠不清,不是没有人忍不住想要挑明。可根据后援会会长羽然的说法,得让人当局者自己理清楚,他们掺和是理不明白的。

  与此同时,姬野一出厢房就看见阿苏勒小小的白色身影在小径上慌慌张张地走着,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快要撞上馆内的假山都不知道。他连忙飞奔过去一把揽住了那个小小的,纠结着的身影。

  阿苏勒被拽着一愣,但也发现了是姬野救了自己,抬起头,小小声地说了声“谢谢。”便又低下头去,没有了声响。

  姬野颇有些无语地望着对方可爱的发旋儿,耳边回荡起了羽然的那句话。“要主动,要热情!”
 
  他瞄了眼对方的耳尖,忽然就有了信心,正欲说话,却忽然鼻子一疼,只见阿苏勒猛的一抬头,他就眼冒金星了,温热的液体从鼻腔里受着极大重力般流了下来,抬手一摸,一手鲜红。

  阿苏勒也吓坏了,忙也用手跟着堵着。但忽然又转念一想,顺势把姬野捏着鼻子的手也揪了下来,昂着头坚定地对着姬野的眼睛说:“姬野,我喜欢你,我会保护好你的。”

  少年的眼睛在昏暗中亮得吓人,眼眶微微泛红,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但却满盈着视死如归的坚定。

  姬野愣了几秒,忽而笑了,笑得如那夕阳下那般好看。他拿着衣襟擦了擦鼻子不断冒出来的血,双手牵起阿苏勒颤颤巍巍的小手,眼神如出一辙的坚定认真。

  “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
 
  “我喜欢你,比你想象的更喜欢你。”

–––––––完

  对于九州缥缈录吕归尘的选角我真真是十分十分的满意啊!! 六元真的!! 十分让人放心! 写文的时候也是全程代入昊然完全没有违和感呀!嘿嘿!
  实际上我一开始一直以为姬野是欧豪来演的所以写的时候也是代入欧豪 XD.(毕竟他俩妖猫传建军大业都挺有cp感的) 后来才发现不是哈哈哈
希望若轩哥哥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本文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本人初二且文笔不好)  课业繁忙请谅解。

  如有要求下章写车()

  谢谢观看 ̄  ̄)σ

 
 
 

 
 

 

一个脑洞产生的文

想开一个坑_(不定时更)

【夜尊✘裴文德】

上午看了缉妖法海传,觉得这对甚是好磕O(∩_∩)O
所以就临时决定开坑啦!

主线围绕缉妖师裴文德展开...裴文德是当朝相国的独子,五岁时目睹母亲被虎妖肢解,吞食后立志成为一名缉妖师;八岁时服下妖血,加入朝廷隐秘的缉妖组织—–缉妖司。在一次任务中偶然结识了蛇妖夜尊,发现他是被更强大的背后势力以内丹要挟而来,于是他们就带着这个“内应“一路展开了一段惊险的旅途和可歌可泣的旷世绝恋~

设定:
〖裴文德〗: 相国独子,缉妖司灵魂人物,敢作敢当,一柄长刀使得出神入化,起始对妖是宁错杀也不放过,后由于夜尊而改观。
〖夜尊〗: 原身是一条青白色的蛇,已修炼千年而化为蛟,人前霸道腹黑,只对裴文德表露出其他的情绪,最后为了救裴文德舍弃了内丹。

#饮妖血会使人更加强大,足以与妖的力量抗衡,但每杀一只妖就要受到妖血反噬成为半妖,其痛苦比烈焰火烤强烈千倍﹉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由于课业繁忙,不能定期更,只供娱乐;故事梗概大约参考《缉妖法海传》(没时间想思路了请凉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