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糕

萌巍澜居白锤基EC虫铁贱虫德哈磊伦磊昊野尘越苏霆峰…

画不出居老师的盛世美颜哭唧唧T^T
我对不起大哥
(触控笔又丢了只能可怜地指绘…)

天上掉下个烤鸦鸦·迷乱·预告

尝试着想画只裴裴和面面…但是面面要什么动作啊…
想了一下午头要炸掉…

【天上掉下个烤鸦鸦·贰·心动】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OOC预警
※生子预警(唉…这个大概要等到番外诶)

鸦鸦现真身啦!撒花!

————————我是正文分界线————————

  “鸦鸦,这里! ”

  自打那日旭凤同意当萧炎的灵宠后,萧炎便每日带着他的鸦鸦在森林里打打猎,种种草,过着肆意潇洒的生活。

  这几天相处下来,一人一兽培养了非人的默契:

  旭凤在天空中俯瞰森林,看到可猎的兽便仰天长鸣,引那凶残无比的兽进入地形复杂的地带。彼时,萧炎就从林叶间跳出用狮虎碎金吟将其伏杀。

  随着二人的配合越来越熟练,萧炎对他这从洞口捡回来的小乌鸦就愈发好奇。鸦鸦总能把比自己体型要大数倍的兽引入他们设好的陷阱,甚至刚才他未能及时赶到之时便能仅凭一鸟之力将那凶兽斩杀在地。

  我怕不是捡了个宝吧?!(别说臭小子你还真是)
可是,高阶灵兽不应该都会和主人用精神交流的吗?可至于这只嘛…

  把带着血丝的兽肉放在临时搭好的烤架上,少年找了块石头就地坐了下来,掌心升腾起的青焰转瞬就被投进了中心的稻草堆中,不一会儿,整个洞中都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用树枝叉了一块切好的肉递到旭凤面前,戳了戳它黑漆漆的小脑袋,:“鸦鸦,你会说话吗?”

  哼,还是叫我鸦鸦,本神的名字是旭凤!

  小乌鸦傲娇地拍了拍翅膀,黑溜溜的眼珠子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正滋滋冒油的烤兽肉,瞟都没瞟一旁絮絮叨叨的少年,好似压根没听到少年的话。

  可萧炎好似什么都没察觉一样,继续自言自语。

  “你是高阶灵兽吧?拥有这么精纯的灵力,又那么善于隐藏,怪不得我之前都没发现。好啊你个鸦鸦,竟敢瞒着我…还天天都让我小心翼翼地保护你,你…”

  萧炎越说越觉得憋屈,见旭凤仍不理自己,便强行将旭凤的鸟身捧起来,放在腿上,低头与之对视。

  “那是你自愿的,我可没叫你保护我,凡人。”

  突地,一个清朗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带着几分少年心性的爽利和睥睨天下的傲气。这两种本不相称的音色奇妙地融合在一起,竟如金珠落盘,脆生生的十分好听。

   “你…鸦鸦,是你在说话吗?”

  萧炎欣喜地把鸦鸦从腿上抓到胸前,弯成月牙牙的眼满是笑意。

“哼,本…本凤凰原本就会说话,只是没有说的必要罢了。”

  小乌鸦轻蔑地一扭脖子,扑打翅膀飞出了萧炎的手掌心,在对面略高的石头上一站,胸膛挺得高高的,竟有几分神气凛然来,殊不知,在萧炎眼里这只炸毛的乌鸦是多么的别扭可爱。

  “还有,本凤凰叫旭凤,你可别唤我鸦鸦了,多难听。”清脆的声音有些不满。

  这回萧炎可抓住重点了。

  “凤凰!…你竟是凤凰!这个世界竟如此颠倒,竟连凤凰都是毛色乌黑的吗?”

  “你才乌黑,你全家都乌黑!”

  这回凤凰可是被惹急了,声音都变了调,一向不屑于口舌之争的战神恼羞成怒,想骂人却还真搜不到什么可表侮辱的词语,只得痛心疾首地举起黑色的小翅膀指着萧炎。感情这两三月来,这臭小子愣是一直都把他当只乌鸦来看待的吗?

  本神这就现出真身让你好好瞧瞧!

  在萧炎惊诧的目光中,黑色的小乌鸦发出一声嘹亮的长鸣,乌黑油亮的毛色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高贵而霸气的金黄。光芒乍现,一缕金凤展翅冲天而起,九条火红的凤尾所过之处带起一阵四溢火星,在渐沉的夜空中愈发明亮。不远处 林中渐渐传来一声声野兽的怒吼,像是在向之表示归顺臣服,那声势是愈发浩大,竟隐隐有将大地震动之感。

  此时萧炎心下全是震撼。

  太美了!我家鸦鸦太美了怎么办,在线等! 瞧瞧那柔顺华贵的羽毛,柔韧流畅的躯体,那流光飘逸的凤尾! 啊!
 
旭凤从上而下俯视着正痴痴看着他的萧炎,心下愈发得意。

  这小子看到本神所展现的强大灵力,定是吓得呆住了,咳,到底是凡人,竟是这般不矜持,口水都快吓得流出来了。

  萧炎看他家鸦鸦落了下来,赶紧跑去迎接。一边手就摸上了凤凰的头,一边嘴上啧啧称叹。

“怎么样,本神的灵力是不是很强?”清脆的音色强行被主人压得低低的,却仍掩不住那略有些嘚瑟的上扬的语调。

  “是是是…强,真强。”说着,手一边摸上了灵动的九尾。

啧,还会动,真好看。

  被夸了一番后洋洋得意的旭凤便又重新恢复毛色,蹦回了石头上,懒洋洋地解释道:“本凤凰只是在人界不想闹出动乱,才不现原形的。现在,伺候我吃肉。”

  说着,便张开鸟喙,露出鲜红的舌尖,摇摇摆摆的,像是在讨要食物的样子。

  萧炎赶紧凑过去将刚烤得半生,正滋滋地溢着油,泛着光的兽肉吹了吹,递到旭凤的嘴边,看着凤凰一口咬下,吞下去,满意地咂了咂嘴,这才又亮出两颗明晃晃的兔牙,在微黄的火光下笑得很好看。

  “难怪你以一鸟之力便能将今日那兽斩杀,原来你竟是百鸟之王。”少年的语气比旭凤想象中少了点崇拜却也多了些嗔怪。

  不过他似乎更喜欢对方以朋友的身份与他交谈。在天界他享有战神之名,所有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倒从没人能够知晓自己真身后还能如此与他毫无芥蒂地与他交心。

  “对不起,先前瞒着你了,我是不想…”

  “我知道。”
  少年爽朗地大笑起来。

  “说起来,能交上一只凤凰做朋友还是我萧炎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点小事不必介怀,不过不得不说,鸦鸦,你的凤凰真身真好看,以后可要多让我看看哟!”

  果然是萧炎,正经话说没两句又开始皮,惹得旭凤乌黑的毛又炸了起来。

  “我叫旭凤!”

  “鸦鸦!”

  “旭凤!”

  “哎呀我已经喊顺口了改不过来了!”

  “旭凤!”

  “哎…吃肉吃肉!”

  说着便又往鸦鸦嘴里塞了块肉堵住了鸦鸦的嘴…

  萧炎几乎把半只兽都喂给旭凤吃后自己才开始吃,不一会儿一人一鸟便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无力地靠在石头上,看着天空上闪耀着的星星。
  润玉此刻便在排星布阵吧,也不知道父帝母神现在怎么样了,天界是否有出什么事…早听闻前些日子魔界那凶兽穷奇从禁地中逃了出来,便没了消息,不知…

  转头看了眼正闭着眼拍着鼓鼓的肚子的萧炎,看着长长微颤的睫毛在他的脸颊上投下一片影子,旭凤的心情莫名有些奇妙。

  今日本不想如此大张旗鼓地现出金凤真身,只是在这人面前似乎想要卖弄一番,将自己的长处显现出来似的,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先是决定留下,再是当了少年的灵宠,就连少年几句挑拨都受不住,直接现了真身…这一切的一切,大概只是想一直看着少年明媚的笑颜吧…

  不出所料,半夜燎原君忽地现身告知自己穷奇在天界作乱,捣毁南天门,伤了大殿,天帝龙颜大怒,特命他旭凤到凡界将穷奇捕获。他于是变回人形,写了一张纸条放在席子边,嫌弃地看了眼萧炎放荡不羁的睡相,便匆匆离去了。

 
  当清晨的露水“吧嗒”滴落在萧炎鼻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昨夜在石头上不小心睡着了。起身时竟还盖着那毛裘织的毯子。难道是鸦鸦? 努力回想却发现头兀地有点疼,朦胧中仿佛有个白衣长发男子的背影翩然离去…

  “鸦鸦?你在哪里?”摸索了一会儿,才发现今早的枕边没有了那团黑毛球,甚至竟是一丝余温也没有。
  爬起来才看到一张在席子旁用石子压住的纸条,上面的字潇洒不羁但有清秀的风骨。

  “臭小子,
   我是旭凤,昨夜忽有家事来报,不辞而别,深表抱歉。为谢汝救命之恩,特赠一万年灵芝相报,日后有缘再见,望自珍重。”

“切,这小子竟还会化人形,终究还是藏了一手…这什么文绉绉的字眼,啧,还送灵芝。”

  嘴上笑嘻嘻嫌弃地嘟哝着,心下却觉得空落落的,像是不经意遗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似的,连跳动都带着几分慌乱。

  “行吧,鸦鸦,有缘再见!”

  萧炎无奈地笑笑,既知道它是九天金凤,自是不得将它与凡人相论。从真身初现的那刻起,自己便知旭凤不得永久地留在他身边,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只是…没想到离别得这么快。

  把灵芝用油纸认真包了起来,放在山洞的角落里,并没有将它入药的意思。

  只是……令萧炎和旭凤都没有想到的是,重逢竟也来得这般快。

  那日旭凤那一遭化真身是把灵兽们都洗了一遍脑,萧炎一出门洞便看到一只高阶的风原狼趴伏在地上作投降状,一路走过遇见的灵兽亦是如此。

  都说灵兽会把自己兽王的配偶也当成自己的主人一般卸下防备,这是…把自己当成鸦鸦的配偶了?

  “哎…”萧炎扶额。那我可怎么提高近身战斗力嘛?

  算了,另外找一个森林吧!
  这只死鸦鸦,害得我又得挪地方。

  于是我们的萧大少爷就在隔壁的星澜大森林开始了又一轮的打怪升级。好不容易靠自己努力杀灵兽,吞内丹,涨灵力,一路有惊无险突破到青阶,准备收拾包袱离开星澜大森林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兽鸣改变了一切。

  “吼——”那声凄厉而又充满戾气的吼叫从萧炎的不远处传来,震得身旁的树都略微抖动,带着微微的腥气。还没等萧炎做出何等反应,一只庞然巨物便猛的出现在了萧炎眼前。长达十八丈的双翼正扇着阵阵阴风,目似铜铃,充满着血丝,绿色的瞳孔妖邪无比,微张的血盆大口散发着阵阵恶臭,浑浊的口水混着血丝粘连着黄垢的牙齿,顺着肥厚的嘴唇缓缓往下滴着。

  那妖兽大概是杀红了眼,见萧炎一人独自站在路中间愣着,便张开大口想要一口吞掉。萧炎赶紧施展灵力奋起抵抗,奈何这凶兽实在是太强大,萧炎始料未及,自己竟还未迈出一步森林就要陨世了吗?…唉,鸦鸦…还没有再见到你一次呢…

  刹那间,一柄剑拦住了凶兽欲张嘴咬下的嘴。

  只见一白衣长发男子背对着他,手中持着的巨剑火光大盛,翩然跃起,一把又重重落下,双手压着剑柄跪到地上,那凶兽便立刻倒地不起,像受了什么压迫。

  对面苍老而又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天道毕,日月俱。”

  “出窈窈,如冥冥。”

  “魑魅魍魉”

  白衣男子反手握剑,腾空而起,一剑迅速插入那仍在挣扎着的妖兽心口。
  这时萧炎才看出,那妖兽身上困着的,是一张火网,不论如何挣扎也脱不出。

“皆消亡——”

  随着一声苍老浑厚的长啸,妖兽渐渐停止了挣扎,暗淡下去,随着一丝幽光飘进了对面人拿着的一个蓝金色魔杵,便没了生息。

  “药老头!!”

  “小炎子!”

  魔物消散后,对面那小老头便愈发一清二楚了。

  只是多年未见,他的容颜倒还是一如清俊的少年,从不生一丝皱纹。
  两人欢喜地抱了一抱,直到药老拍了拍萧炎的肩,这才发现似乎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白衣男子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便转过身来。

  “小炎子,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是九重天的火神殿下。”药老的语气带着与往日不同的尊敬。

  听着药老说得这般身份高贵,萧炎赶紧跪下扣头。

  “萧炎拜见火神殿下。”

  “快快请起。”

  只见那人的白靴眨眼就到了跟前,头顶响起清脆的少年音色是那般熟悉,不由得抬头一看。

  那人真真是萧炎见过最好看的人儿,秀眉如黛,眉头到眉尾如在高挺的眉峰一笔酌过;面色如奶玉,吹弹可破;丹唇若朱,鼻梁高挺,眼窝深陷,青丝利落地抚在脑后,虽形容瑰丽却不乏英气。而更为锦上添花的是那一双似多情又似无情的吊梢眼,眼尾一抹绮丽的嫣红称得那眼睛愈发魅惑,可偏偏少年眼神纯澈,不染尘埃,倒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此刻,薄唇轻启,眼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了,白纱挽到身后背着手,站定。

  “萧炎,我是旭凤。”

  萧炎心中好似有什么芽似的东西忽地碎裂了,里面的困兽破壳而出,温暖流向四肢百骸,心脏莫名其妙地漏了一拍。

  “鸦鸦,好久不见。”

   萧炎说。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鸦鸦和小炎子的感情有了很大一个进步哦!
    我凤凰最美不接受反驳。
※最近香蜜快大结局了,啊啊啊啊魔尊太好磕了吧!我原地爆炸!斗破也快出来了,鸡冻!!O(∩_∩)O

萧炎要怎么掰扯成一种香蜜设定里的emmm好难写。
毕竟后期会较偏向于香蜜设定。

一个小时肝出来的,大家将就着看叭…
Emmm其实名字还是没想好(取名废),求评论各位太太走过路过赐个名,奶糕不胜感激。

BREF, 谢谢观看。

手软又摸了张鱼…
是磊磊那个吻泳圈给的灵感…
为什么就不能画一张正经的呢?
随手抽张纸就画了…

【天上掉下个烤鸦鸦·壹·初见】

★文笔渣到爆预警
★OOC预警
※生子预警

“啊--”

眼前突然陷入黑暗,仿佛要撕裂身体的疼痛伴随着极速下降的失重感毫不留情地在脑内肆虐,使萧炎不得不将堵在喉咙中的呜咽吐了出来。

不知下坠了多少时日,脚下微有些触地的感觉才让萧炎从昏涨的脑袋中扯出了些神智,慢慢睁开眼睛,凝神看了看周围。

这是一片森林,自己正被一缕若有若无的灵气托着,脚尖刚好触地。动了动身子,脚尖点点地,那灵气就自动消散了。

“呼——”。
落地后,萧炎赶紧就地盘坐,内视了一下自身丹田,发现并无什么异样,只是体内的异火好似受了什么滋润一般猛滋猛涨,斗气也凝聚于丹田,蓄势待发。
可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摸清这个世界的能量体系,提升自身实力,然后找到萧家始祖。
低头瞅了瞅身上略有些破损的衣物,萧炎摇了摇头,苦笑。
想来自打成了斗帝,在斗气大陆之中还真没人能将萧炎伤得这般狼狈。

想必,这便是大千世界的不同吧。

从随身带着的水壶中倒了一掌水抹了把脸,萧炎便拍下衣物上落了的那些尘灰,背起玄重尺,将身形隐入林中。

转眼间,萧炎已经在这片森林中待了一月有余。这些天,他找到了一个可供栖身的山洞,每天在森林外围猎杀一些小型的兽,取了那些兽的头颅与路过的佣兵团交换外界的情报,采集些认得出的药材,屯在隔山洞十几米的一个隐蔽的地洞里,无聊时抓几个药出来炼炼丹,小日子过得可谓是滋润。

很快他便从过往的佣兵团口中了解到,这个世界中的主导力量是灵力,也就是说他现在体内所谓的斗气在这个世界里就是灵力。

万物皆有灵。

萧炎现在才真正明白其含义。那林中的小草小叶表面上与斗气大陆看着并无二致,可细看便会发现,一层晶莹的灵韵覆盖于上,缓缓滋润着绿叶,叶脉中隐隐光滑流转,晶莹的光亮直延向土壤里。叶尖也随着灵气的流动微微摇晃着,甚是可爱。

看着如此灵秀的小草儿,萧炎玩心大起,忍不住伸手碰了碰那摇摆着的叶尖,那抹嫩绿竟警觉地蜷缩了起来,并且尽力往旁挪了挪,逗得萧炎咯咯地笑了起来。

连小草都有如此灵智,更何况是兽呢?

这不,在入林的一月零四天,萧炎遇到了一只十分可怕的灵兽。不,准确来说,是一只烤焦了的灵兽。

那夜,萧炎正在洞口打坐,忽然,一阵团刺眼的光亮划破了漆黑的夜空。

天界。

辉煌的大殿上,一面容威严的男子正与一旁凤仪绝世的女子轻声说着些什么,一个匆匆忙忙的兵将闯破了这片宁静。

“报告天帝,天后,火神殿下涅槃失败,不知所踪!”

“啪!——”男子闻言,浓眉一竖,一挥手,身旁的人鱼灯应声而灭。

“务必把火神寻回,宣夜神!”

“天帝!此事定与那润玉有关,那孩子多次像陷害杀死旭儿好要让天帝立他为储君!”

女子猛然抓住男子的手,言语里满是急切,担忧,和一丝不可察觉的狠戾。

男子叹了口气,安抚性地回按了按女子的手臂。

这厢人界中,萧炎只得目瞪口呆地眼看那团燃烧着的火球就这么直直地向他滚滚而来,“砰-”地砸在了与他相隔十几米的地方,火球滚过之处所有生物皆成焦炭。

愣了几秒,看着那团火焰渐渐熄灭,萧炎这才兀地反应过来,急急跑去查看,不出所料,所有囤积的天材地灵全都化成一摊焦土,凄惨地零落得满地都是。

“啊——我的灵药啊!这什么破火球!”

萧炎心疼地抚摸着已成灰土堆的辛辛苦苦采来的灵药,忽然碰到了个硬物。

还有东西可以在这么霸道的火中还继续保持着固体形态?

萧炎想着,手上的动作不停。

把一层又一层的灰拨掉,再吹了吹残留的余沙,看到那物时,萧炎不禁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一只…烤焦的乌鸦??

难以置信地嗅了嗅那泥土残留的火的味道,心下愈发肯定了这火的霸道,说是吞噬世间万物,也无非不可。至少自己就算染上一根火苗儿也能灰飞烟灭。

萧炎不禁扶额…

这年头,我竟然混得连只乌鸦都不如了?可悲啊,可悲! 要是药老那小老头子看见了,不非得怼死我…唉…

戳了戳那烤焦的乌鸦的脑袋,掰开它的嘴,见它仍微红的舌尖小幅度地颤抖着,口中有微弱的气息流动,便左右为难了起来。

此地不像斗气大陆,萧炎目前只求自保,谁知捡只乌鸦回去会不会遭遇什么变数?可看着它努力呼吸着的样子,又莫名有些于心不忍。

“乌鸦,算你幸运,遇上我萧炎这么个心怀怜悯的人,要是别人啊,早就扔下你不管了。你可要好好报恩啊!”

说着,从侧袋里翻出一个白瓷瓶儿,倒出一粒红彤彤的药丸,放入口中嚼碎了,就着口水的稀释,俯首滴在了那乌鸦的喙上。

再把它从土里刨了出来,轻轻放在了旁侧那用茅草临时堆成的窝中,自己则坐在一旁继续打着坐。

翌日。

东方微红,在睡梦中的旭凤被那刺绒绒的茅草给扎醒了。

想来他堂堂天界二殿下,非甘泉不饮,非毛裘不卧,怎能忍受那东轧一下西突一下,杂乱无章的茅草呢?

“来人!…?”
张口便是一声沙哑的啼鸣。旭凤愣了一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是了,那日我涅槃到七七四十九日,还差一日就可涅槃成功,可谁知还在运气冲脉,忽觉浑身一凉,犹如坠入冰窖般寒冷,背后一股寒劲打来,自己应对不及,只好强行冲脉涅槃,飞出炼炉,与那刺客在天空交战。虽一掌把刺客拍落下去,可自己终究还是被冰棱所伤,再加上体力不支,就这么失去知觉倒头栽坠了下去。

旭凤尝试着变回人形,可匮乏的灵力不允许他这样做。再者,现在看来原型似乎更加安全。

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只发现一个少年逆着光在洞口打坐,记忆中好似恍惚间也是这个背影将自己救起,心下安了安。旭凤轻巧地蹦出了茅草窝,嫌弃地衔开扎人的茅草,扑棱扑棱地飞向那少年。

“哟,鸦鸦,你醒了?没想到你这只小乌鸦恢复得还挺快,怎么样,我的回复丹好用吧!”少年见旭凤蹦跶到了自己旁边,看它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至少作为一只乌鸦来说),便对着它笑了一下。

旭凤被直冲面门那两颗明晃晃的大板牙晃到了眼,嫌弃地伸出翅膀捂住少年的嘚瑟邀功般的嘴脸,然而突然从少年的话语中抓住了重点。

“乌鸦?”

虽然出口便是一声嘹亮的啼鸣,但少年竟似明白了面前这只乌漆嘛黑的鸟儿在讲什么似的,再一次亮出了明晃晃的大板牙:

“不对吗?你看,你毛色乌黑,个头偏小,不是乌鸦是什么?”

“…”

旭凤第一次体验到说不了人话的痛苦。

算了,人界的人都孤陋寡闻,看在你救了本神的情况下,本神就不跟你计较了,哼。

“不对,你叫本神什么? 鸦鸦? 本神的名字岂容你诋毁?”旭凤撑起脑袋强烈抗议。

看着鸦鸦小小的脑袋呆愣地歪着头想了一阵,黑溜溜的眼睛突然盛满了怒气直勾勾地向他看过来,萧炎只是觉得这只小鸟儿可爱的紧,便把它抓到肩上放着,与它一同俯瞰山下的风景。

“鸦鸦,”

“做我的灵宠可好?”

萧炎突然转过头,询问道,眼底无比地认真。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旭凤正想辩驳回去,可脑海中突然升腾起的手心温暖的温度和少年细心照顾自己的画面使他突然放弃了反对,心里竟有些想要和他一起待着。

“算了,天庭那边有燎原君在掌事,我就好好在人界歇一歇吧。”

况且…看了看少年好看的侧脸…

这兔牙还真是蛮可爱的。

轻轻点了点头,把身体又挪近了点,一人一鸟在铺天的朝霞中是那么和谐美好,好似他们就该如此出现在彼此命运中一样…

“鸦鸦,忘了告诉你,”

“我的名字叫萧炎。”

———————————————————————

还没重新看斗破很心塞…但我还是会补完的!
所以有什么设定不对的地方请指正!

感觉越写越ooc,emmm大家就理解为凤凰和萧炎都是对外很强大,但是凤凰其实很傲娇,萧炎很少年气,就算都活了不短时间了还是这样…

关于这个世界的设定就是萧炎成为斗帝之后会进入的大千世界,但大千世界其实也就是香蜜里的六界,会有神界人界鬼界什么的,斗气=灵力,萧炎还是一个天才(后面会知道)而进来这个世界大多普遍水平都是斗帝,斗帝-仙-神

凤凰下章会露真身,这章他不想露。

Bref,谢谢观看。


【天上掉下个烤鸦鸦·大纲】

萧炎捡到了一只烤焦了的乌鸦,当灵兽养了几日后乌鸦飞走了,多日后凤凰下凡杀穷奇的时候碰巧遇见并救下森林里差点被穷奇所杀的萧炎,二人结为朋友,然而有一次凤凰中了簌离的计,不慎跌落水中昏迷,醒后信息素逸散,两人就xxooemmm后二人通了心意,过了几天世外桃源的小日子,二凤就要被召回天庭,天后知晓了二凤不是完璧之身,就要杀了萧炎,二凤坚持了一会儿后为了萧炎的安全毅然离开,而待风波过去后二凤想去偷偷找萧炎,却发现他以为自己死了,悲痛欲绝,二凤忍不住现身,两人开心得还没干些什么天后就亲自来杀萧炎了,结果旭凤挡在萧炎面前一剑被捅死,萧炎目睹爱人惨死,潜力爆发,二十二种异火融合成帝炎。花了十年用帝炎炼制了金丹,而凤凰二十年后涅槃成魔君,萧炎潜入帮二凤恢复了记忆…然后就开开心心在一起啦~

【极度ooc,只是个脑洞哈哈哈】

成魔君之后萧炎天天以增强灵力为由要灵修(两个人都是火灵根灵修确实能增加灵力)天天索要~然而某一天凤凰突然觉得法力没有了,就哭唧唧地跑去找萧炎,萧炎也慌了,赶紧找了小医仙和药老,润玉也把岐黄仙叫来,结果发现怀孕了。而因为夫夫二人体质都属火,太烈,对胎儿不好,药老便又拿出了当年泡萧炎的药材笑眯眯端给凤凰,本想着这药材是过期了的不能用,不想连岐黄仙却说着灵药吸收天地灵气,比之前更加大补,二人需每日浸泡于这浴桶里灵修(诶嘿嘿)于是就有了温泉/浴桶play

孩子十月后生产时凤凰确实挺惨的(具体怎么惨我就不过多解析)反正最后生了一个男孩,真身是一只火莲/__而凤凰还想要一个女儿,萧炎不允,理由有二,一为实是心疼他凤娃那般辛苦,二为实是不想把他的凤娃再分享给他人,然而你家二凤可是个闲不住的主儿,愣是生撩把人又撩到自己如愿以偿地怀了孕,动用关系预定自己腹中的胎儿是女孩纸,安安心心地开始养胎,这可气坏了我萧炎,但打不的骂不得,只好每天端茶送水伺候洗澡趁机揩揩油,二殿,不,魔尊开心了就和他一起飞,不开心了就让他自己飞,但是毕竟这二者还是天差地别的,萧炎始终委屈巴巴,但女儿生出来后却异常乖巧,经常很识趣的拉着哥哥一起地遁,萧炎愈发喜欢她,一如二凤一样。对了二凤做了魔君后直接与他哥润玉合作保天魔二界互不侵犯,互相帮助。

『野尘·少年时』(2) (R18)

被屏蔽了...重发一次

※卡肉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