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糕

萌巍澜居白锤基EC虫铁贱虫德哈磊伦磊昊野尘越苏霆峰…

【天上掉下个烤鸦鸦·贰·心动】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OOC预警
※生子预警(唉…这个大概要等到番外诶)

鸦鸦现真身啦!撒花!

————————我是正文分界线————————

  “鸦鸦,这里! ”

  自打那日旭凤同意当萧炎的灵宠后,萧炎便每日带着他的鸦鸦在森林里打打猎,种种草,过着肆意潇洒的生活。

  这几天相处下来,一人一兽培养了非人的默契:

  旭凤在天空中俯瞰森林,看到可猎的兽便仰天长鸣,引那凶残无比的兽进入地形复杂的地带。彼时,萧炎就从林叶间跳出用狮虎碎金吟将其伏杀。

  随着二人的配合越来越熟练,萧炎对他这从洞口捡回来的小乌鸦就愈发好奇。鸦鸦总能把比自己体型要大数倍的兽引入他们设好的陷阱,甚至刚才他未能及时赶到之时便能仅凭一鸟之力将那凶兽斩杀在地。

  我怕不是捡了个宝吧?!(别说臭小子你还真是)
可是,高阶灵兽不应该都会和主人用精神交流的吗?可至于这只嘛…

  把带着血丝的兽肉放在临时搭好的烤架上,少年找了块石头就地坐了下来,掌心升腾起的青焰转瞬就被投进了中心的稻草堆中,不一会儿,整个洞中都弥漫着烤肉的香味。

  用树枝叉了一块切好的肉递到旭凤面前,戳了戳它黑漆漆的小脑袋,:“鸦鸦,你会说话吗?”

  哼,还是叫我鸦鸦,本神的名字是旭凤!

  小乌鸦傲娇地拍了拍翅膀,黑溜溜的眼珠子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正滋滋冒油的烤兽肉,瞟都没瞟一旁絮絮叨叨的少年,好似压根没听到少年的话。

  可萧炎好似什么都没察觉一样,继续自言自语。

  “你是高阶灵兽吧?拥有这么精纯的灵力,又那么善于隐藏,怪不得我之前都没发现。好啊你个鸦鸦,竟敢瞒着我…还天天都让我小心翼翼地保护你,你…”

  萧炎越说越觉得憋屈,见旭凤仍不理自己,便强行将旭凤的鸟身捧起来,放在腿上,低头与之对视。

  “那是你自愿的,我可没叫你保护我,凡人。”

  突地,一个清朗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带着几分少年心性的爽利和睥睨天下的傲气。这两种本不相称的音色奇妙地融合在一起,竟如金珠落盘,脆生生的十分好听。

   “你…鸦鸦,是你在说话吗?”

  萧炎欣喜地把鸦鸦从腿上抓到胸前,弯成月牙牙的眼满是笑意。

“哼,本…本凤凰原本就会说话,只是没有说的必要罢了。”

  小乌鸦轻蔑地一扭脖子,扑打翅膀飞出了萧炎的手掌心,在对面略高的石头上一站,胸膛挺得高高的,竟有几分神气凛然来,殊不知,在萧炎眼里这只炸毛的乌鸦是多么的别扭可爱。

  “还有,本凤凰叫旭凤,你可别唤我鸦鸦了,多难听。”清脆的声音有些不满。

  这回萧炎可抓住重点了。

  “凤凰!…你竟是凤凰!这个世界竟如此颠倒,竟连凤凰都是毛色乌黑的吗?”

  “你才乌黑,你全家都乌黑!”

  这回凤凰可是被惹急了,声音都变了调,一向不屑于口舌之争的战神恼羞成怒,想骂人却还真搜不到什么可表侮辱的词语,只得痛心疾首地举起黑色的小翅膀指着萧炎。感情这两三月来,这臭小子愣是一直都把他当只乌鸦来看待的吗?

  本神这就现出真身让你好好瞧瞧!

  在萧炎惊诧的目光中,黑色的小乌鸦发出一声嘹亮的长鸣,乌黑油亮的毛色消散而去,取而代之的是高贵而霸气的金黄。光芒乍现,一缕金凤展翅冲天而起,九条火红的凤尾所过之处带起一阵四溢火星,在渐沉的夜空中愈发明亮。不远处 林中渐渐传来一声声野兽的怒吼,像是在向之表示归顺臣服,那声势是愈发浩大,竟隐隐有将大地震动之感。

  此时萧炎心下全是震撼。

  太美了!我家鸦鸦太美了怎么办,在线等! 瞧瞧那柔顺华贵的羽毛,柔韧流畅的躯体,那流光飘逸的凤尾! 啊!
 
旭凤从上而下俯视着正痴痴看着他的萧炎,心下愈发得意。

  这小子看到本神所展现的强大灵力,定是吓得呆住了,咳,到底是凡人,竟是这般不矜持,口水都快吓得流出来了。

  萧炎看他家鸦鸦落了下来,赶紧跑去迎接。一边手就摸上了凤凰的头,一边嘴上啧啧称叹。

“怎么样,本神的灵力是不是很强?”清脆的音色强行被主人压得低低的,却仍掩不住那略有些嘚瑟的上扬的语调。

  “是是是…强,真强。”说着,手一边摸上了灵动的九尾。

啧,还会动,真好看。

  被夸了一番后洋洋得意的旭凤便又重新恢复毛色,蹦回了石头上,懒洋洋地解释道:“本凤凰只是在人界不想闹出动乱,才不现原形的。现在,伺候我吃肉。”

  说着,便张开鸟喙,露出鲜红的舌尖,摇摇摆摆的,像是在讨要食物的样子。

  萧炎赶紧凑过去将刚烤得半生,正滋滋地溢着油,泛着光的兽肉吹了吹,递到旭凤的嘴边,看着凤凰一口咬下,吞下去,满意地咂了咂嘴,这才又亮出两颗明晃晃的兔牙,在微黄的火光下笑得很好看。

  “难怪你以一鸟之力便能将今日那兽斩杀,原来你竟是百鸟之王。”少年的语气比旭凤想象中少了点崇拜却也多了些嗔怪。

  不过他似乎更喜欢对方以朋友的身份与他交谈。在天界他享有战神之名,所有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倒从没人能够知晓自己真身后还能如此与他毫无芥蒂地与他交心。

  “对不起,先前瞒着你了,我是不想…”

  “我知道。”
  少年爽朗地大笑起来。

  “说起来,能交上一只凤凰做朋友还是我萧炎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点小事不必介怀,不过不得不说,鸦鸦,你的凤凰真身真好看,以后可要多让我看看哟!”

  果然是萧炎,正经话说没两句又开始皮,惹得旭凤乌黑的毛又炸了起来。

  “我叫旭凤!”

  “鸦鸦!”

  “旭凤!”

  “哎呀我已经喊顺口了改不过来了!”

  “旭凤!”

  “哎…吃肉吃肉!”

  说着便又往鸦鸦嘴里塞了块肉堵住了鸦鸦的嘴…

  萧炎几乎把半只兽都喂给旭凤吃后自己才开始吃,不一会儿一人一鸟便吃得肚子圆滚滚的,无力地靠在石头上,看着天空上闪耀着的星星。
  润玉此刻便在排星布阵吧,也不知道父帝母神现在怎么样了,天界是否有出什么事…早听闻前些日子魔界那凶兽穷奇从禁地中逃了出来,便没了消息,不知…

  转头看了眼正闭着眼拍着鼓鼓的肚子的萧炎,看着长长微颤的睫毛在他的脸颊上投下一片影子,旭凤的心情莫名有些奇妙。

  今日本不想如此大张旗鼓地现出金凤真身,只是在这人面前似乎想要卖弄一番,将自己的长处显现出来似的,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先是决定留下,再是当了少年的灵宠,就连少年几句挑拨都受不住,直接现了真身…这一切的一切,大概只是想一直看着少年明媚的笑颜吧…

  不出所料,半夜燎原君忽地现身告知自己穷奇在天界作乱,捣毁南天门,伤了大殿,天帝龙颜大怒,特命他旭凤到凡界将穷奇捕获。他于是变回人形,写了一张纸条放在席子边,嫌弃地看了眼萧炎放荡不羁的睡相,便匆匆离去了。

 
  当清晨的露水“吧嗒”滴落在萧炎鼻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昨夜在石头上不小心睡着了。起身时竟还盖着那毛裘织的毯子。难道是鸦鸦? 努力回想却发现头兀地有点疼,朦胧中仿佛有个白衣长发男子的背影翩然离去…

  “鸦鸦?你在哪里?”摸索了一会儿,才发现今早的枕边没有了那团黑毛球,甚至竟是一丝余温也没有。
  爬起来才看到一张在席子旁用石子压住的纸条,上面的字潇洒不羁但有清秀的风骨。

  “臭小子,
   我是旭凤,昨夜忽有家事来报,不辞而别,深表抱歉。为谢汝救命之恩,特赠一万年灵芝相报,日后有缘再见,望自珍重。”

“切,这小子竟还会化人形,终究还是藏了一手…这什么文绉绉的字眼,啧,还送灵芝。”

  嘴上笑嘻嘻嫌弃地嘟哝着,心下却觉得空落落的,像是不经意遗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似的,连跳动都带着几分慌乱。

  “行吧,鸦鸦,有缘再见!”

  萧炎无奈地笑笑,既知道它是九天金凤,自是不得将它与凡人相论。从真身初现的那刻起,自己便知旭凤不得永久地留在他身边,总有一天是要离开的,只是…没想到离别得这么快。

  把灵芝用油纸认真包了起来,放在山洞的角落里,并没有将它入药的意思。

  只是……令萧炎和旭凤都没有想到的是,重逢竟也来得这般快。

  那日旭凤那一遭化真身是把灵兽们都洗了一遍脑,萧炎一出门洞便看到一只高阶的风原狼趴伏在地上作投降状,一路走过遇见的灵兽亦是如此。

  都说灵兽会把自己兽王的配偶也当成自己的主人一般卸下防备,这是…把自己当成鸦鸦的配偶了?

  “哎…”萧炎扶额。那我可怎么提高近身战斗力嘛?

  算了,另外找一个森林吧!
  这只死鸦鸦,害得我又得挪地方。

  于是我们的萧大少爷就在隔壁的星澜大森林开始了又一轮的打怪升级。好不容易靠自己努力杀灵兽,吞内丹,涨灵力,一路有惊无险突破到青阶,准备收拾包袱离开星澜大森林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兽鸣改变了一切。

  “吼——”那声凄厉而又充满戾气的吼叫从萧炎的不远处传来,震得身旁的树都略微抖动,带着微微的腥气。还没等萧炎做出何等反应,一只庞然巨物便猛的出现在了萧炎眼前。长达十八丈的双翼正扇着阵阵阴风,目似铜铃,充满着血丝,绿色的瞳孔妖邪无比,微张的血盆大口散发着阵阵恶臭,浑浊的口水混着血丝粘连着黄垢的牙齿,顺着肥厚的嘴唇缓缓往下滴着。

  那妖兽大概是杀红了眼,见萧炎一人独自站在路中间愣着,便张开大口想要一口吞掉。萧炎赶紧施展灵力奋起抵抗,奈何这凶兽实在是太强大,萧炎始料未及,自己竟还未迈出一步森林就要陨世了吗?…唉,鸦鸦…还没有再见到你一次呢…

  刹那间,一柄剑拦住了凶兽欲张嘴咬下的嘴。

  只见一白衣长发男子背对着他,手中持着的巨剑火光大盛,翩然跃起,一把又重重落下,双手压着剑柄跪到地上,那凶兽便立刻倒地不起,像受了什么压迫。

  对面苍老而又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天道毕,日月俱。”

  “出窈窈,如冥冥。”

  “魑魅魍魉”

  白衣男子反手握剑,腾空而起,一剑迅速插入那仍在挣扎着的妖兽心口。
  这时萧炎才看出,那妖兽身上困着的,是一张火网,不论如何挣扎也脱不出。

“皆消亡——”

  随着一声苍老浑厚的长啸,妖兽渐渐停止了挣扎,暗淡下去,随着一丝幽光飘进了对面人拿着的一个蓝金色魔杵,便没了生息。

  “药老头!!”

  “小炎子!”

  魔物消散后,对面那小老头便愈发一清二楚了。

  只是多年未见,他的容颜倒还是一如清俊的少年,从不生一丝皱纹。
  两人欢喜地抱了一抱,直到药老拍了拍萧炎的肩,这才发现似乎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白衣男子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便转过身来。

  “小炎子,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是九重天的火神殿下。”药老的语气带着与往日不同的尊敬。

  听着药老说得这般身份高贵,萧炎赶紧跪下扣头。

  “萧炎拜见火神殿下。”

  “快快请起。”

  只见那人的白靴眨眼就到了跟前,头顶响起清脆的少年音色是那般熟悉,不由得抬头一看。

  那人真真是萧炎见过最好看的人儿,秀眉如黛,眉头到眉尾如在高挺的眉峰一笔酌过;面色如奶玉,吹弹可破;丹唇若朱,鼻梁高挺,眼窝深陷,青丝利落地抚在脑后,虽形容瑰丽却不乏英气。而更为锦上添花的是那一双似多情又似无情的吊梢眼,眼尾一抹绮丽的嫣红称得那眼睛愈发魅惑,可偏偏少年眼神纯澈,不染尘埃,倒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此刻,薄唇轻启,眼角的笑意再也藏不住了,白纱挽到身后背着手,站定。

  “萧炎,我是旭凤。”

  萧炎心中好似有什么芽似的东西忽地碎裂了,里面的困兽破壳而出,温暖流向四肢百骸,心脏莫名其妙地漏了一拍。

  “鸦鸦,好久不见。”

   萧炎说。

   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鸦鸦和小炎子的感情有了很大一个进步哦!
    我凤凰最美不接受反驳。
※最近香蜜快大结局了,啊啊啊啊魔尊太好磕了吧!我原地爆炸!斗破也快出来了,鸡冻!!O(∩_∩)O

萧炎要怎么掰扯成一种香蜜设定里的emmm好难写。
毕竟后期会较偏向于香蜜设定。

一个小时肝出来的,大家将就着看叭…
Emmm其实名字还是没想好(取名废),求评论各位太太走过路过赐个名,奶糕不胜感激。

BREF, 谢谢观看。

评论(33)

热度(87)